阿十

身为微草人,心系周泽楷。

【赢白】【政起】之后

白起以一种臣服的姿态跪于嬴政面前——这些年来都是这样,但与之前不同的是,他的头垂的很低。

他也想抬起头来好好看看面前的这个,他追随多年伴他成长的君王,但是不行。他已经长大了,不再是自己口中的阿政,而是,而是大秦的皇帝——秦王嬴政。

能直呼他名讳的人也不该存在了。比如他。
飞鸟尽,良弓藏,狡兔死,走狗烹。

这个道理,从他背负这个使命的时候,那个人就一并告诉了他,他早已知晓,可却一直没有离开,他为的究竟是什么?

白起面具下的脸庞浮上迷茫——他很少有的情绪。为的仅仅是责任吗?

还是说,仅仅因为他是嬴政,是他的,阿政?

白起,秦国令人闻风丧胆的白起,杀人不眨眼的白起,在此刻,胆怯了。

他对于阿政究竟怀着怎样的情感,他问自己。

他明白了。

他明白了他为什么一直以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明白他为什么无怨无悔,明白为什么当嬴政威震天下建立起大秦时,他为什么会露出生平罕有的笑容。

不仅仅是因为责任。

还因为,那个人……他是阿政啊。他可是阿政啊。

可是,我就要死了啊,白起这样想着。有点可惜,但是,没关系,他只是一个机器罢了——在世人眼中。

“阿……”白起想再叫一次那个亲昵的称呼,像以前一样,但那个“政”字还未出口便被打断。

“白起。”不是白起记忆深处稚嫩天真的“白起哥哥”,不是常伴耳边的“将军”,也不是被训得恼羞成怒的“白起!”,而只是淡淡的一声“白起”。

连名带姓,两字而已。

“属下在。”

“你现在该自称为臣了。”

“……臣在。”

“白起,你可有想过今日?”

一般这种问题,白起是沉默的,因为这是不必要回答的。

但是现在不一样,说一句,就少一句。

“这里只有朕与你两个人。”

“臣想过。”

“朕也想过,却没想过这一天来的这么快。”白起看见嬴政的目光眺向了远方,很是悠长。大殿之上,金色的阳光倾洒进来,照在秦国的帝王身上,年轻的帝王显得庄严无比。君王之威,尽显无遗。

白起没再说话,他静悄悄等待着那个时刻。他想他能看见阿政这般模样,也不枉此生了。

嬴政拖着华丽宽大的朝服,向前走了两步,举起两臂。原本只有半个身子在阳光之下,这下他整个身子都沐浴在太阳的恩赐里。

“白起,我们成功了!”嬴政略带激动的声音响起。

白起猛地抬头,无比震惊。我们?

“白起,和我共治天下吧。”

“我需要你。”

嬴政笑了,朝白起伸出手。和白起记忆中的小小少年重在了一起。





“白起哥哥!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嬴政摘下白起的面具,吻了上去,另一只手解下了白起的盔甲。一吻过后,在喘着粗气的白起耳后唤了一声,“将军……”
“可真是美味啊~”



将就着看吧……我文渣还忘了他俩的背景故事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157)